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哲理 > 数字化转型的商业价值

数字化转型的商业价值

来源:大发一分时时彩 时时彩一分彩 日期:2019-08-12 13:02:34 分类:人生哲理 阅读:

(圖片來源:壹圖網)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李思 實習記者 唐計“未來的企業必將是數據驅動的、以用戶為中的企業。”中歐國際工商學院市場營銷學教授方二在其最近一篇分析數字時代企業未來方向的文章中寫到。

隨著5G、AI、大數據等智能技術的同步成熟,有預測認為,未來這些技術相互融合將帶來第四次工業革命,各行各業都會因此發生革命性的改變。數字化轉型也成為企業不得不做出的選擇。

雖然企業大多能夠意識到數字化轉型的重要性,但是實踐中,CEO及董事會往往難以理解數字化轉型如何操作,並且公司作為盈利機構,數字化轉型的商業價值往往難以量化,也在一定程度上打擊瞭企業數字化轉型的積極性。“大多數情況下,IT經常被排除在公司戰略的決策層之外。原因是很多公司仍把IT部門當成成本,而非將其轉變為引領業務轉型的部門。IT的商業價值也就沒有體現出來。”信息技術研究和顧問公司Gartner中國區副總裁孫亮認為。

Gartner成立於1979年,為標普500指數成員,根據其官方介紹,截至2018年11月21日,全球500強企業中有73%依靠Gartner提供洞察和建議。Gartner於2005年進入中國,自2010年起,其在中國的業務發展加速,積瞭大量為中國企業提供IT咨詢服務的經驗。

IT的商業價值

技術對於產業的顛覆,包括數字化轉變,對於每一個行業、每一傢企業,都在做著相應的變化。所以每一個企業,無論是CEO、CIO,亦或是董事長,都面臨著技術對於行業的顛覆。

根據Gartner的調查,全球范圍內,僅7%的受訪企業能夠真正成功展現IT的商業價值。此外,45%的受訪企業並未建立衡量IT商業價值的機制。

僅7%的企業能夠真正展現IT的商業價值,但這並不意味著隻有7%的企業裡IT有商業價值。其它的企業裡IT同樣有商業價值,隻是在其它企業中,沒有機制把IT的商業價值呈現出來,讓CEO能夠看到並理解其價值。

孫亮指出,“大多數情況下,IT經常被排除在公司戰略的決策層之外。原因是很多公司仍把IT部門當成成本,而非將其轉變為引領業務轉型的部門。IT的商業價值也就沒有體現出來。”

數字化革命的特點是需要探索、創新、實驗。這與此前信息化革命時的“瀑佈式”開發的工作方法不同,而是采用“敏捷開發”。“敏捷開發指通過小的原型進行測試,隨後快速迭代。”Gartner高級研究總監陳勇介紹到。

敏捷開發需要企業能夠給足夠的團隊試錯機會,但現實情況往往是,很多企業保留著隻許成功不許失敗的企業文化。並且,企業在立項之初往往需要明確知道數字化轉型能為企業帶來哪些商業價值。

企業的數字化轉型多由首席信息官即“CIO(ChiefInformationOfficer)”負責,CIO是負責一個公司信息技術和系統所有領域的高級管理人員,他們通過指導對信息技術的使用來支持公司的目標。

根據Gartner的調查,45%的受訪企業並未建立衡量IT商業價值的機制。因為機制的缺乏,很多企業的CIO需要自己來獨立承擔展現這個IT的商業價值和責任。

“實踐中,很多CEO會覺得CIO在說另外一種語言,他們希望CIO能夠像銷售人員一樣,把IT的商業價值描述出來。很多時候CIO需要Gartner幫助,來說服CEO、董事長,到底IT的商業價值是什麼。”孫亮說。

如何評估

根據陳勇的理解,IT部門做的是兩方面的事情:一是傳統IT的事情;二是數字化的事情。而“數字化的事情”裡面又可以分成兩大類:數字化優化、數字化轉型。

IT的價值,據陳勇介紹,可以從幾個視角來看,第一個視角,Gartner曾開發瞭一個模型Run-Grow-Transform,可以理解公司的正常運營、增長和變革。第二個視角從CEO最關事情出發,即銷售、成本和風險。

陳勇坦言:“目前中國做‘轉型’的企業其實並不多,把所有轉型業務都能完全作為一個新的業務,商業模式已經徹底改變,這個叫作轉型。大多數企業還沒有轉型,還隻是通過數字化的手段,來實現優化。”

方二在其文章中也寫到,在數字化轉型過程中,企業要抓住什麼是不變的、以用戶為中不變。企業在數字化時代不是銷售產品的組織,而是經營和管理用戶的組織。

Gartner大中華區管理副總裁邁克·瑞恩指出,Gartner提出瞭“技術成熟度曲線(HypeCycle)”,將一項技術的應用分為幾個階段:技術萌芽期、期望膨脹期、泡沫破裂低谷期、穩步爬升恢復期、生產成熟期。

“而Gartner能夠做的是為我們的用戶分析不同的IT工具和應用,能夠為他們的公司、產業或者政府部門實現目標,幫助企業節約時間、降低成本、分析風險、規避風險。”瑞恩說。

瑞恩指出,Gartner對中國市場非常有,有非常宏大的規劃。所以,未來三到五年,Gartner在中國會有非常大的發展。“尤其是在基礎設施支持方面,Gartner肯定要立足於本地來發展。”

負責中國業務前,瑞恩在美國IT行業工作瞭35年。在他看來,其實中美雙方的“相同點”大於“不同點”。“大傢都關註怎麼能夠提高效率,怎麼能夠在市場競爭中勝出。”

孫亮是Gartner中國區的元老,他指出Gartner近年來快速的本地化主要體現在三方面,首先,本地分析師數量增加,在中國本地有很多為終端客戶服務的研究團隊。第二,Gartner在中國人員的發展,2010年開始團隊擴招,近年擴大上辦公室規模,在深圳開設辦公室;組建本地的HR、財務、分析師、服務團隊,以及高級合夥人等。第三,本地化的深入。具體體現為早期與中國客戶簽約時,是用英文合同和美金做相應的簽約,而現在換成瞭人民幣與中文合同簽約。此外,Gartner已在本地增加瞭翻譯團隊,每月定期提供中文報告摘要的本地化服務;客戶現在還可以用中文關鍵字在Gartner網站上搜索報告。

本文經「原本」原創認證,作者經濟觀察報,訪問yuanben.io查詢【3A2Z206L】獲取授權信息。

'); })();
X

打赏支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