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哲理 > “FM”们抢跑在线音频第一股,荔枝够不够“甜”

“FM”们抢跑在线音频第一股,荔枝够不够“甜”

来源:大发一分时时彩 时时彩一分彩 日期:2019-08-13 03:02:36 分类:人生哲理 阅读:

視頻直播平臺排隊上市之後,在線音頻平臺也紛紛走到瞭IPO的大門口。

日前,據“IPO早知道”的消息稱,音頻互動App“荔枝”計劃於2019年內完成赴美上市,預計募資規模在1億美元左右。對於外界傳聞,荔枝方面目前仍未作出回應。

就在一周前,智通財經報道稱喜馬拉雅FM計劃明年IPO(在中國香港或美國上市),募資約5億美元至10億美元,整體估值約50億美元。隨後喜馬拉雅迅速回應:現階段尚未有明確的IPO計劃,目前重聚焦於音頻生態建設。

目前,國內在線音頻市場三巨頭——喜馬拉雅、蜻蜓以及荔枝都未上市,而在競爭日趨激烈的在線音頻行業,誰能提前一步IPO意味著誰將獲得更加充足的資金儲備和融資渠道,當然也包括提前將自己“在線音頻的故事”講述給外資本市場。

如果荔枝能先一步IPO,或將成為國內在線音頻市場市場第一股。不過,在同質化現象日益明顯的環境下,無論是“去電臺”化,還是將音頻加上直播、社交或泛娛樂,三巨頭都面臨市場、用戶、變現、盈利等各方面的挑戰。

面對國內在線音頻市場近4.86億用戶的爭奪,目前主打音頻直播的荔枝,一直在力求與其他兩強形成差異化,那麼曾經一眾視頻直播平臺進過的坑,荔枝能否邁得過去?

No.1“押註”主播的音頻直播模式

根據公開數據顯示,2013年成立至今6年時間,荔枝總計獲得過四輪近7000萬美元的融資。最近一次獲得融資是在2018年1月3日,荔枝宣佈獲得瞭5000萬美元D輪融資。投資方中,不乏順為資本、經緯中國等知名投資機構。

最初的荔枝名稱為荔枝FM,其定位是網絡電臺播客。2016年由於看到視頻直播行業快速崛起,荔枝也不願意錯過風口,在同年上線瞭語音直播業務。或許是因為趕上瞭直播熱潮,荔枝音頻直播業務在短時間內獲得瞭相當快速發展。據荔枝官方透露,其直播業務上線三個月時間就獲得超過1000萬元的直播收入。

2018年初,創始人賴奕龍公開表示,平臺的語音直播收入達到1億元的規模。同年荔枝FM正式更名為荔枝,同時也宣佈自己的主營業務由此前的網絡電臺轉為語音直播。顯然,這次更名的背後也凸顯荔枝押註直播的戰略。

而與荔枝同處在在線音頻市場的另外兩強——喜馬拉雅和蜻蜓FM,佈局則要相對寬泛。線上內容方面兩傢各有大量的音頻內容版權,同時也不乏名傢合作,試內容付費和知識付費。線下方面,喜馬拉雅推出瞭自己的小雅AI智能音箱,蜻蜓則選擇瞭與現有硬件廠商合作,成為多傢智能音箱企業的內容和數據提供者。

多年耕耘市場之後,三強都擁有瞭大量忠實用戶,除瞭喜馬拉雅較為領先,荔枝和蜻蜓FM一直在伯仲之間,尤其在活躍用戶方面兩傢的差距並不明顯。通過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詢)最新的調研可以發現,2019年第一季度這三傢主流在線音頻平臺的活躍人數分別達到8955.2萬人、3589.1萬人和3204.3萬人。

而根據此前荔枝官方公佈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末,已經擁有超過2.5億的全球註冊用戶,4000萬月活躍用戶,500 萬月活躍主播,以及超過1億期音頻節目,並且已經實現規模化盈利。

在行業內,盈利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字眼。對此,相關互聯網行業觀察傢對懂懂筆記表示:“直播業務相對內容付費和硬件營收能力肯定是更強的,所以相較於喜馬拉雅、蜻蜓這些多方面佈局的平臺,專註直播的荔枝無論是在成本支出還是盈利情況方面都要有一些優勢,實現盈利也為它上市帶來的便利。”

不過,音頻直播的核價值主要基於主播,而主播的流動性和不確定性很可能成為這種商業模式的命門。可以說,這種核價值的風險性也最大。未來失去的可能性風險太大。同時,上市不是終點,通過IPO獲得資金註入後,荔枝的經營狀況也將變得更加透明,相對於另外兩傢更加多元化的變現能力,專註音頻直播也會無形中為其帶來瞭新的經營壓力。

如何實現用戶規模和盈利規模的同步增長,將是其上市之後最重要的任務。但從現在的市場環境來看,僅僅依靠語音直播想要進一步獲得更廣闊的市場空間,難度不小。

No.2荔枝如何守住優勢賽道

我們要認識到的是,國內在線音頻市場還在不斷發展,“耳朵經濟”也在不斷壯大。根據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詢)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在線音頻用戶規模達4.25億,在2017年基礎上增長22.1%。相較於移動視頻、移動閱讀行業,通過音頻載體輸出內容的在線音頻行業呈現更快發展勢頭。預計2019年,用戶整體規模會達到4.86億用戶。

這也意味著,身處在線音頻賽道的企業理論上仍會擁有好的可成長空間。但有蛋糕在那,不代表誰都能吃到。

目前來看,雖然荔枝方面宣稱已經實現規模化盈利,但從整體體量上來看,其用戶規模仍要落後於喜馬拉雅,相較於蜻蜓FM也略有遜色。公開數據顯示,目前喜馬拉雅用戶規模已經突破4.8億,市場占有率超過 70%。今年1月蜻蜓FM方面也宣佈自己的用戶數突破4.5億,並稱為國內首傢生態流量MAU(月活躍用戶數)破億的在線音頻平臺。

2億用戶規模差距,荔枝無法在短時間內實現彎道超車。另外,業務模式的單一雖然為其降瞭低成本且獲得更好的盈利效果,但同時也進一步提升用戶規模的難度也在增加。

對此,相關互聯網分析師對懂懂筆記表示:“荔枝所涉及的業務范圍相對單一,這在帶來成本和盈利等利好的同時,也導致其邊界不夠寬闊,所以會降低其未來的想象空間。對於這種成長中的互聯網公司,擁有足夠想象空間是非常重要的。特別是對於資本市場而言,虧損並不可怕,‘沒有未來’才是最可怕的。一傢公司成長的天花板高度,決定瞭資本市場對它的,業務、營收單一的公司天花板都不會很高。”

如今視頻直播行業的格局早已定型,雖然荔枝選擇瞭語音直播這種差異化競爭方式。從市場規模來看,語音直播本身就是一個較為小眾的市場。同時,語音直播行業本身也面臨風險掌控的難題。近一年來,媒體多次報道國內語音直播市場出現低俗、色情內容問題,監管和“下架”也一直不斷。隻要是涉及直播和內容,誰都無法百分之百做到全部杜絕。今年6月,荔枝就曾因存在相關不合規和有害信息,被網信辦責令下架瞭30天。

通過觀察眾多視頻直播平臺的發展歷程,我們不難發現直播行業並沒有太高的技術壁壘,特別是當頭部主播成為平臺的主要優勢時。當紅主播畢竟有限,平臺間互相挖角是最常見的情況。而未來一旦競爭對手發力語音直播賽道,在用戶規模和市占率都不占優的情況,荔枝如何守住自己的優勢,還有待商榷。

所以。未來面對用戶和主播規模的持續增長,如何在增長和風險把控之間做好權衡,無疑將是荔枝的一個重大挑戰。

我們有理由相信,未來面對增長壓力,荔枝必然會選擇不斷拓寬業務范疇。比如試內容付費或者與更多優質內容機構合作,增加自己的變現模式和盈利途徑。但新業務的拓展也就意味著更多的成本投入,面對市場份額與用戶規模都要高於自己的喜馬拉雅、蜻蜓FM,荔枝是繼續選擇差異化競爭?還是在融資之後加碼多元化經營?仔細觀察一下目前鬥魚、虎牙陸續上市後的競爭變化,似乎可以看到一些答案

【結束語】

上市對於荔枝而言是首要任務,在線音頻行業第一股的名頭,也能證明其現階段的價值和階段性勝利的成果。聚焦語音直播帶來瞭短期盈利,但如何突破天花板,讓平臺的未來擁有更多的想象空間,荔枝仍要講好新的“故事”。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系idonews@donews.com)

'); })();
X

打赏支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