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热点 > 身残志坚热心公益、危急关头挺身而出……行善的他们最美

身残志坚热心公益、危急关头挺身而出……行善的他们最美

来源:大发一分时时彩 时时彩一分彩 日期:2019-07-22 10:01:39 分类:新闻热点 阅读:

  第七屆全國道德模范評選表彰活動組委會日前審核確定瞭由各地和軍隊系統推薦的303名全國道德模范候選人,正在中央主要媒體和重點網站進行集中公示宣傳。

  周豐林:熱助學的好戰士

  戰士周豐林是火箭軍某團二級軍士長,他所在部隊的駐地是全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之一。15年前,周豐林在參加一次學生軍訓時,第一次向貧困學子伸出援助之手,從此和助學幫困結下瞭不解之緣。

  然而作為一名戰士,周豐林收入並不高,為瞭籌錢,周豐林利用休息日、訓練間隙到營區收集廢品變賣。2014年,周豐林在一次體檢中發現患有嚴重的腎病,一度全身浮腫,必須靠藥物維系生命,在自身經濟負擔更加沉重的情況下,他的捐資助學之路也從未間斷。

  周豐林:我父親就跟我講,答應別人的事情,就一定要兌現,我還要把錢捐出去。

  15年裡,周豐林助學的足跡遍佈湖南、貴州等7省12縣市的45所山村學校,計捐款30餘萬元,先後資助藏、白、苗、瑤等9個少數民族95名貧困學生重返校園。

  秦先輝:智鬥歹徒 營救被襲群眾

  秦先輝是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一師六團五連職工,2017年2月4日下午3點左右,秦先輝像往常一樣在自傢五金店忙碌著,突然聽到對面一傢商店傳來“殺人瞭”的叫喊聲,秦先輝立刻放下手裡的活兒,沖到這傢商店。

  秦先輝:我推開門的時候一看犯罪分子還在行兇,當時焦中煥(被襲擊傷者)半邊身子都是血,地上也是血,要出人命,救人要緊。我就吼瞭一聲,掃把給他(歹徒)推瞭一下,就把歹徒的手推掉瞭。

  趁歹徒分神的瞬間,被襲擊的店主掙脫歹徒,向秦先輝跑過來。秦先輝立刻用身體護住她,一邊示意店主趕緊跑,一邊拿著掃把與歹徒周旋。看到店主跑出屋外,秦先輝也慢慢向屋外退去。

  秦先輝:退到門口的時候,我就把這個門趕快哐當一聲關上,關上瞭過後我就拿掃把頂住門。

  這時街上行人已經打瞭報警電話,民警很快趕到事發現場,當場抓獲行兇歹徒,原來這名歹徒酒後到這傢商店強行索要商品,遭到拒絕後持刀行兇。如今被襲擊店主的傷已經恢復。

  禹代林:為西藏農業奉獻青春

  每年3月至11月,西藏自治區農牧科學院農業研究所試驗站站長禹代林就活躍在田間地頭,給農民講解農業種植技術,查看農作物生長情況。

  作為“藏青2000”青稞新品種大面積示范推廣的主要完成者。6年間,他跑遍瞭日喀則市120多個行政村,推廣種植“藏青2000”青稞新品種150萬畝。

  禹代林:這個品種推廣以後,使青稞每畝平均增產50多斤以上,青稞平均單產達到瞭700斤左右,有的地方可以達到800斤。這個品種推廣以後,為西藏2015年糧食突破100萬噸,發揮瞭重要作用。

  禹代林在西藏工作34年,其中22年基本都在基層,足跡遍佈拉薩、日喀則、林芝、昌都、山南五個地市的農業縣區,為西藏農業增產、農民增收做出瞭重要貢獻。

  張超凡:身殘志堅 熱公益

  在吉林省長春市,1992年出生的張超凡一生下來就沒有左小臂,然而先天身體殘疾的她卻有一個不服輸的性格,從小品學兼優。2015年,大學畢業後,張超凡毅然放棄瞭在北京保研的機會返鄉創業。創業成功之後,她又把目光轉向公益,為瞭幫助傢庭貧困的藝考生,她設立瞭“超凡公益夢想助學金”,至今已為300餘名低保戶、特困傢庭免費進行藝考培訓。

  張超凡:我希望盡己所能,努力為每一個孩子提供平等追求夢想的機會,努力培養更多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

  工作之餘,張超凡連續8年走入貧困山區、部隊、高校開展瞭680餘場公益勵志演講,同時還計捐資128萬元,資助瞭324名傢庭特困、肢體殘疾、自閉癥兒童學習中國傳統文化。她還用自己的稿費建設瞭16個無障礙洗手間、電梯以及坡道等無障礙設施。

  多吉紮巴:危急關頭 挺身而出

  多吉紮巴是西藏那曲市班戈縣青龍鄉的退休幹部。1991年秋季,多吉紮巴在部隊服役期間,一次路過昌都市濱江大街時,有兩個小孩不慎滑進瞭洶湧的瀾滄江中,多吉紮巴立刻跳進冰冷的江,把兩個小孩救上岸。

  1993年,多吉紮巴退役後回到班戈縣工作。2002年,他帶領縣裡170多名農牧民參加青藏鐵路施工,一天,工人們因為一件小事引發聚集,眼看就要發生群體性鬥毆事件。多吉紮巴在緊急關頭挺身而出,冒著受傷的風險,憑借自己在農牧民中的威信,及時阻止瞭鬥毆事件發生。

  多吉紮巴:現在我已經退休瞭,退休不褪色。我本身就是這樣,不怕也不怕,就這樣繼續努力幹。這是我裡最大的一個目標(願望)。

  郭建華:為農民多放一部好電影

  上世紀70年代,河南省開封市的郭建華成為一名農村電影放映員,熱愛電影事業的她把“為農民多放一部好電影”作為人生追求。1996年,郭建華臨危受命,出任瀕臨倒閉的開封市祥符區電影公司經理。

  郭建華:電影市場紅火的時候,我是一個農村放映員。電影市場冷落蕭條的時候,我不能當逃兵,我還要繼續為農民放電影。

  一隻想為農民放電影的郭建華,騎上自行車,開始跑市場。在郭建華的不懈努力下,電影公司活下來瞭。2017年4月,在郭建華提議下,開封市祥符區啟動瞭以“扶精神、扶智力、扶志氣”為主題的“百村千場”科技電影扶貧扶智放映活動。郭建華帶領放映人員深入71個建檔立卡貧困村和29個貧困戶較多的非貧困村,采取“菜單式”放映模式,三年來共組織放映農村扶貧扶智故事片、科教片近萬場,觀眾150餘萬人次。

  43年來,郭建華親手為觀眾放映瞭13000多場電影。由她組織放映的故事片、科教片多達14萬多場次,觀眾上億人次。

  蔡春寶:對癱瘓弟弟不離不棄40年

  傢住福建省三明市萬安鎮的蔡春寶有一個比他小12歲的弟弟,弟弟從出生起就患有腦癱、軟骨病。1980年,蔡春寶從師范學校畢業後,組織分配他到離傢27公裡將樂縣一所學校任教。為瞭照顧弟弟,他向組織申請調到離傢近的學校工作,放棄瞭這個縣裡許多教師都夢寐以求的機會。1997年,父母相繼去世,照顧弟弟的責任落在他一個人肩上。期間蔡春寶因為教學成績突出,縣裡想把他調往縣城一中任教,為瞭照顧弟弟他再一次選擇留下。

  2013年蔡春寶因肺癌動瞭手術,原本毫不費力的照顧弟弟洗澡穿衣、喂喂飯,在手術後都變得艱難起來。2015年蔡春寶腫瘤轉移到腦部和左腎上腺,加重的病情讓他不得不經常往返於福州和廈門進行治療,照顧弟弟變得更加艱難。就在他感覺走投無路的時候,萬安鎮政府主動協調縣福利中接收他的弟弟。

  蔡春寶:因為那個事件以後,我整個情變好。所以從2015年到現在,我還有一個精神上的支柱在撐著。我總感覺到,我們有困難有人會幫,特別是好的人多,這點我是非常相信的。

  鄭桂傑:電力安全女"哨兵"

  繼電保護是電力系統最重要安全屏障,被稱作電力系統的“哨兵”。1994年,鄭桂傑在位於內蒙古的北方聯合電力達拉特發電廠走上瞭繼電保護的工作崗位。

  鄭桂傑:在外人眼裡,我們每天和圖紙、裝置、二次線打交道,是比較枯燥乏味的,但我們自己卻樂在其中。每解決一次現場危機,都有一種滿足感。

  作為女同志,雖然身體柔弱,但遇到急難險重任務時,她卻能毫不猶豫沖上前。2005年,一次達拉特發電廠220千伏變電站突然全站停電,造成瞭十七臺220千伏開關全部跳閘。接到緊急通知後,鄭桂傑和同事連夜冒雨趕往30多公裡外的電廠,進行緊急處理。

  鄭桂傑:在疑似現場找見瞭故障點,然後申請迅速恢復供電,將此次事故對電廠的損失降到瞭最低。

  2015年7月,正值夏季用電高峰期,達拉特發電廠1號機組卻頻繁發出警告信息。鄭桂傑和同事們連夜開工,跟蹤設備的保護動作10多天,終於準確判定出故障位置成功避免瞭停機。多年來,鄭桂傑牽頭承擔及參與瞭150多項技術改造,完成瞭90餘項事故分析處理工作,發現並消除瞭20多起重大設備隱患。

  黃文巖:撐起一個溫暖“五姓傢庭”

  在遼寧省北票市湧泉村有一個特殊的傢庭,這個傢庭共有五位成員,卻擁有不同的五個姓氏。

  黃文巖:我傢五口人五個姓,公公姓王,婆婆姓陳,我兒子姓梁,我姑娘姓李,我姓黃。

  黃文巖說五個人雖然姓氏不同,但卻都是真真切切的親人。1994年,當時23歲的黃文巖嫁給瞭本村的梁樹軍。2005年梁樹軍去世,留下一個正在讀小學的孩子和年近古稀的公公和婆婆,黃文巖一邊照顧公婆,一邊打零工還債。公婆看她一個人太就勸她改嫁。於是黃文巖帶著公婆和李德福成立瞭新的傢庭,沒多久女兒出生。然而順日子剛開瞭個頭,不幸就再次降臨。2013年,第二任丈夫因病去世,留下一個債臺高築的傢,同時還有五個姓氏不同的傢庭成員,前公公姓王,是第一任丈夫的繼父。前婆婆姓陳,兒子姓梁,女兒姓李,加上她姓黃。面對傢庭的不幸,黃文巖再次咬緊牙關,支撐起瞭這個眼看就要支離破碎的傢庭。

  在黃文巖的照顧下,如今80多歲的公婆身體依然很好,兒子已經大學畢業,傢裡的欠款也基本還清。五口之傢對未來生活充滿瞭希望

  羅日洪:面對利刃舍身營救護士

  今年46歲的羅日洪是一名退伍軍人,退伍後一直在廣西南寧工作。2018年6月6日清晨,正在南寧市第二人民醫院住院的羅日洪被一陣急促的呼救聲驚醒。與羅日洪同病房的住院患者陳某,突然按倒正在給他量血壓的護士,並用果刀猛刺護士頸部,羅日洪見狀,立即對行兇男子進行制止。

  羅日洪:我看著他有刀,就慢慢往後退。我想辦法把他引出來,引出來在外面大傢一起制伏他。當時我把他引到病房門口的時候,他突然又不理我瞭。他又轉身進去裡面,繼續對護士行兇。

  羅日洪拿起一把木板凳向陳某砸去。受到打擊的陳某轉過身來,揮刀一陣亂捅。

  羅日洪:他傷到我的時候,我沒感覺痛。隻是感覺到眼睛突然間模糊瞭,那我意識到肯定是失血瞭。

  這時,醫院保安及時趕到制服瞭行兇的陳某。羅日洪此時已身中6刀,經過7個多小時手術,才將他從死亡線搶救回來。羅日洪雖身受重傷,但他的緊急出手成功挽救瞭護士的生命

'); })();
X

打赏支付方式: